• 地域民俗视域下鲁迅赵树理小说现代性启蒙意识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鲁迅对国民现代性的思考是在一系列具有鲜明浙东地域特色的担当者身份中显露是始终从整体中、从“立人”的角度来思考未来中国建构问题把传统伦理思想对国民的束缚作为表现中心。赵树理展现的则是一个相对狭小的文本环境立足晋中乡土反映着底层普通大众的个人心理在社会变迁时代的反应并由此拓展提升了乡土小说的创作境界构制了一幅“五四新文学”大众化、平民化转向的一幅现代性思考图景。

    关键词鲁迅赵树理地域民俗国民意识现代性启蒙

    在中国现代文学中对现代性的追求可以说同时存在着两类群体。现代文学的兴起就是以一部分作家率先举起“科学”与“民主”两面大旗开始的他们在综观和宏观中国历史和国民发展的轨道上对国民性中的劣根性进行批判对旧的统治制度和腐朽的封建伦理道德发起攻击从而体察中国的现代化道路这一部分作家以胡适、鲁迅等为代表另一部分作家是五四大旗的继承者他们反映的只是其中的个别方面或者说是局部以赵树理等为代表。

    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启蒙主义文学大师鲁迅与陈独秀、胡适之、李大钊等先哲以《新青年》为阵地大力弘扬“自主的而非保守”[]的现代性思想开创了对中国民族文化反思的新人文传统为国民大众的现代性启蒙做出了卓越贡献。鲁迅一度主张“我们要说现代的、自己的话用活着的白话将自己的思想、感情直白地说出来。”①这里所说的白话文的个性、鲜活和表达的直白即文学语言的现代性因发表中国第一篇现代白话小说而成为中国现代小说之父。从《狂人日记》开始鲁迅踏上了他自始至终所坚持的道路——对民族过往的反思与民族将来的指引这也就是本文所说的鲁迅的现代性思考。鲁迅对国民性的思考更多的体现在文本创作特别是小说文本的细枝末节之中而浙东文化正是在这种细枝末节中悄然展露譬如以《故乡》《祝福》《孔乙己》《社戏》为代表的小说中出现的“闰土”“迅哥儿”“我”“鲁镇”“主人”“故乡”“社戏”“绍兴”等一系列具有鲜明浙东地域特色的物质担当者它们呈现着作者对浙东人情物事的思考并映衬出作者对国民大众的启蒙与惊醒而这其实从另一个层面显现着鲁迅对国民意识启蒙的思考与探求。

    赵树理沿着鲁迅开辟的现代乡土(农民)小说的路子走下去完成了小说创作向平民化与大众化(下文简称两化)写作的转变。毛泽东年发表的《讲话》为文艺转型至两化提出了具体的、客观的要求而赵树理则是这一转变的代表作家。赵树理坚持创作两化从而有效拉近了文本与底层大众的距离这种写作方式使他立足于晋中对国民的反思、批判更有利于向大众普及可以说赵树理完成了五四新文学的大众化和平民化这是对五四新文学的一个突破也是对中国文学现代化的一个巨大贡献赵树理因之成为国民启蒙由上层知识分子群体转向下层大众的一个节点性作家。

    一、人物描写的“整体”与“个体”

    在中华民族现代性的启蒙中鲁迅创造了一系列的典型从“国家”和“个人”两方面来表现解放、救赎的意义和现代性追求的理论基础、文化语境。鲁迅出生地绍兴有着悠深的“浙东文化”背景[]其学术思维与“浙东文化”之间存在深厚的渊源关系早期思想直接或间地接受了晚清时代浙东学术的影响并继承了浙东学派“经世致用”的治学传统。同时鲁迅创作对浙东地区的民间文化有深入细致的观察和体会最终在传统文化中发现了礼教“吃人”的本质。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使鲁迅了解并接受了进化论思想最终从“国家”和“个人”两个方面对晚清思潮进行现代性整合成为鲁迅现代性追求的理论基础和文化语境。从《狂人日记》开始“狂人”背后呈现的是鲁迅对国民“个体”的思考“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②“我”“鲁镇”“社戏”以及“斤”③都成为这个问题的主角。而《故乡》《孔乙己》体现的不仅仅是“个体”的麻醉更是整个国家。多年后“我”返回家乡见到闰土但在“我”眼中那个戴银项圈半夜里刺猹的闰土早已死去代之而来的是“水生给老爷磕头”的中年人使“我”太多的话语“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为了说明作者对国家现代性思考的整体性作者用“孔乙己”表现了扼杀的不仅仅是下层的劳苦大众还有读书人孔乙己是鲁镇“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这一句简单的描述将一个八股制度的牺牲品展现的淋漓尽致。《风波》中的“斤”则是作者结合浙东度量标准和人的生理规律使用重量人名展示了当时国家凋敝民众饱受通货膨胀之苦的生存现实其结尾的描写更具有警醒意义“伊虽然新近裹脚却还能帮同七斤嫂做事捧着十八个铜钉的饭碗在土场上一瘸一拐的往来。”这种对浙东事务点滴般的再现而引发鲁迅对“国家”和“个人”两方面的民生、民权思考处处展现《呐喊》终成为作者透过浙东的描写对民族、个人双方劣根性的批判书。

    鲁迅去世不久抗日战争爆发一批生活在城市里的革命知识分子、文学家纷纷奔到了抗日前线。毛泽东在这样的情况下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推动作家们更为自觉地走两化之路。赵树理在《讲话》发表之时走进基层观察底层人民的个人遭遇。熟稔农村风俗的赵树理早已没有先祖的无上光环家道衰落的他只是一个出生农村的普通人[]自小的乡土生活“故乡乡村世代相传、浓郁热烈的地方戏剧爱好和自娱自乐的民间艺术风气”[]对他影响至深。“龙王庙的拜亭上设起公堂县长坐了正位村里公举了十个代表陪审。公举了白狗和王安福老汉代表全村作控告人村里的全体民众站在庙院里旁听。李如珍一看这个形势也知道没有什么便宜便撑住气来装好汉。”④这几乎同于封建时代的“衙审”图具有典型的民间风味更把抗日根据地的基层政权建设问题体现的恰到实处。赵树理从生活到情感全是农民化的他的所有的表达都在他所融入的乡村中融入他所熟悉的有关故乡的风俗之中但是缺陷同样很明显赵树理太过于注重小说中“个体”人物的塑造忽视了“国家”启蒙的意义。“讲完了话参战人员把胜利品里边的枪械子弹手榴弹都背挂起来向拜亭上的灵牌敬礼作别然后就走出龙王庙来。”⑤这种传统乡村独有的诀别方式为文章增加了更多浓烈的幻象凸显着作为“个体”的普通农民的抗敌决心。赵树理在深入体味的同时不忘赋予“参战队员”这种原始的祝福或许这也是农民大众对革命胜利最为真挚的期待《李家庄的变迁》在这样的场景中结尾则更具有现代性的象征意义。而《小二黑结婚》的结尾却另有一番景致“淘气的孩子们去听窗学会了这两句话就给两位神仙加了新外号三仙姑叫‘前世姻缘’二诸葛叫‘命相不对’”。⑥这在表明赵树理对大时代下“个体”农民的思想情感有着极深把握的同时也揭示了赵树理对“个体”启蒙的基础“国家”启蒙欠缺思考这是个人因素也是时代因素还是地域因素更是时势因素“这一作家的陡然兴起是应大时代的需要产生的”[]准确地表达了这一情形。

    二、启蒙认知的“知识分子”与“下层大众”

    鲁迅的一系列作品如《故乡》《孔乙己》《阿》等反映着作者对“知识分子”和“下层大众”的双重思考。“杀鸡宰鹅买猪肉用心细细的洗女人的臂膊都在水里浸得通红有的还带着绞丝银镯子。煮熟之后横七竖八的插些筷子在这类东西上可就称为‘福礼’了”这是《祝福》中着意描述的“热闹”是典型的浙东年俗就在这个风俗之中一个佣人走完了她的一生。祥林嫂的死亡是作者设置的一道坎。仆人们不自主地忙碌着祥林嫂的悲剧仅仅是重复了一个不堪回首的往事身为母亲的她确实是不该忘却的。但是她却忘却了另外一件事情不该在老爷祝福的时候死亡。她的死让那个老爷手足无措“临近祝福时候是万不可提起死亡疾病之类的话的倘不得已就该用一种替代的隐语”我的打扰成为“一个谬种”。祥林嫂的生不逢时让“我”心情郁结“用绳子一捆塞在花轿里抬到男家捺上花冠拜堂关上房门就完事了”的祥林嫂看似有了新的希望但是孩子被狼衔去未曾预料使他陷入到不准参与祭祀的规制她看到了绝望的不可逆转的恐慌在祝福时节了结一生。这悲哀的图画让“我”受到牵连“闷闷的吃完了一餐饭”⑦后猝然离开鲁镇进城。而鲁迅并不局限在大的情景布置上在一些微小的细节上也颇有着墨。喜欢绍兴地方戏《小孤孀上坟》的阿从学《新青年》弄了个洋名但终“因为陈独秀办了《新青年》提倡洋字所以国粹沦亡无可查考”而导致来新万博体育,新万博亚洲manbetx,新万博娱乐下载官网源不明。这盲目从众逼真地勾勒了当时的社会风貌从而在文化层面表达了鲁迅对军阀割据、借“新政”谋权、对“挂羊头卖狗肉”的政治现实的思考也是对社会激荡中底层民众盲目跟随只知其貌不究其理只知混群不知自主者的深重忧虑。而像孔乙己这样的“读书人”本应对时局有所思考的却因科考“败笔”深陷“茴有几种写法”不可自拔”丁举人”更是背离社会发展的旧体制代表者如此印证“传统知识分子”群体依然不具有革新或者解放的力量。

    作为五四领袖人物之一的鲁迅和引领“五四新文学”向两化转变的赵树理都在努力的构筑一幅展现民众争取个性、独立、自由的现代性启蒙的图景而赵树理的作品更多的局限在“下层大众”——农民上这构成了鲁迅和赵树理的另一个差异。在赵树理笔下农民的意识是获得空前开放的这不仅仅表现在思维方式上更是在具体的行动指南上“丈夫也不能算最满意的人只能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因为不是干部——所以只把他作为个‘过渡时期’的丈夫等什么时候找下了最理想的人再和他离婚。”⑧可见赵树理对当时农民的心态捕捉更细致描写更入微对人物心理的表达更为明了“小腿疼怕杨小四和支书王镇海再把王聚海说倒了弄得自己不得退场就赶紧抢了个空子和王聚海说‘我可走了!事情是你承担着的!可不许平白白地拉倒啊!’说完了抽身就走跑出门去才想起来没有装腿疼。”⑨这是极为精致的描写在这个场景背后是解放区农民自由意识、个人思维的呈现。但是中国当时的国情现状不会因为农民群体“个人意识”的树立便可解决现代性在中国的启蒙。毕竟在农民背后更多的话语权还是在知识分子身上不论是守旧派还是五四一类而知识分子的影响力、政治地位乃至其先觉性和传导性决定了劳苦大众的教化来源。赵树理融入农民群体之中的思考迥异于鲁迅站在外面的思考与大众的距离差异使得鲁迅能够保持进出自由的状态而赵树理沉迷群体太久了全然忽视外面的世界忽视了民众启蒙的话语权和导向权并不掌握在农民自己手上所以赵树理注重对农民群体“个人主义精神”新万博体育,新万博亚洲manbetx,新万博娱乐下载官网思考而忽视对知识分子群体的启蒙是不合时宜的对“知识分子”个人意志思考的缺失导致他的小说主角单一、写作风格两化的同时缺乏对中国现代性启蒙的全面思考。

    浙东作为中国最富庶、最“现代”的区域也是中国信息最通灵、接受西方气息最便捷的江南沿海区其优势在中国是首屈一指的。出生于绍兴的鲁迅有机会体味到传统体制衰落、革命变革突起、霸权殖民强势、大众思想愚昧交织的现实中国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区域所不能比拟的也是赵树理所不可能遭遇的所以浙东的地域风俗造就了一个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伟大人文主义者。鲁迅的小说尤以浙东为背景的思考最为纯熟《呐喊》中的《故乡》《社戏》《风波》《孔乙己》《阿正传》《彷徨》中的《祝福》等都直接或间地以浙东风俗物事为背景素材故乡绍兴的少年经历成为鲁迅创作中挥之不去的文化情结。浙东的风土人情是鲁迅反映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到左翼的国民心态变化的一座桥梁。浙东文化在鲁迅笔下甚至成为一个坐标以五四新文化运动为背景鲁迅创作和思想的现代性价值不可替代。浙东文化在鲁迅笔下甚至成为一个坐标启迪后来者“浙东乡土作家同鲁迅有着同一的乡土背景又受到鲁迅的扶持与提携及其作品的直接影响对鲁迅创作精神的承传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的创作都立足于浙东乡土承传了鲁迅深刻的文化批判精神也写出了外来资本冲击下浙东农村的生活现状和农民意识形态的变化拓宽了乡土文学的表现范畴。”⑨日本一位学者认为“作为现代文学的中国文学至今经过了三大时期即‘文学革命’、革命文学和民族主义运动……从‘文学革命’一直到结束幸存者只有鲁迅一个。”[]所以可以这样说鲁迅基本完成了近代中国以降的中国文学历史性整合从而为中国新文学的现代性追求确立了以“立人”为核心注重从“国家”到“个体”整体思考的现代性基调鲁迅创作的现代性追求代表了世纪中国社会历史转型的现代化方向。

    共页上一页下一页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2-21 12:59:53)

    上一篇:共享经济谋未来

    下一篇:(人教版)上三单元乌鸦和狐狸的故事后传